best365

你想知道的鸭圆环病毒,都在这里!
时间:2020-08-24      作者:郭海祥、仲书官

一、圆环病毒的种类

       我们通常对危害畜禽生产,带来损失的圆环病毒较为熟悉,如猪圆环病毒、鸡传染性贫血病毒和鸭圆环病毒。根据研究报道,圆环病毒可以感染包括哺乳类和鸟类等多种动物。


二、Du CV的发现

       最早在2002年,德国科学家Hattermann 发现勃兰登堡某养鸭场的法国番鸭表现出羽毛凌乱、生长迟缓、体重减轻等症状,认为这与其他禽类感染圆环病毒后的临床特点很相似,于是对样品进行负染电镜(EM)检测发现,法氏囊中存在无囊膜的球状病毒,直径大约为 15~16nm。最终根据圆环病毒rep基因的鉴定,发现与其他圆环病毒同源性仅39%~60%,与鹅圆环病毒同源性最高,但也仅为82%。推断新发现的可能为新的圆环病毒,鸭圆环病毒DuCV。


三、Du CV的研究

       DuCV在世界范围内的鸭群广泛存在,在国内的情况也是如此。鸭个体、群体感染率都很高,病毒主要攻击鸭的脾脏、胸腺、法氏囊等免疫器官,发现国内分为DuCV-1、DuCV-2两种基因型。

年代

研究人员

研究发现

2004

德国Soike 等

半番鸭法氏囊内淋巴细胞减少、法氏囊出现坏死和组织细胞增多症。

推测该病毒可能会形成免疫抑制的作用。

2005

匈牙利Fringuelli等

鸭场阳性率高达94%(35/37), 5周龄以上的鸭感染率更高。

2006

中国Chiou-Lin Chen等

台湾流行株与德国、北美株的同源性为 82.5%~83.8%。

2008

中国姜世金 等

从福建省发病鸭群中检出DuCV,个体阳性率为79%,群体阳性率为83.33%。

2009

中国刘少宁 等

调查山东、江苏、四川、福建、广东5个省份的病、死鸭,个体、群体阳性率都在80%以上。发病鸭脾脏、胸腺、法氏囊组织中都能够检测到病毒。

2015

中国李鹏飞

Du CV阳性病料组织悬液人工感染雏鸭后,发现脾脏、胸腺、法氏囊、肝脏、肾脏均出现不同程度的病理损伤,感染显著引起免疫组织中靶细胞凋亡,推测感染可能造成免疫器官损伤导致免疫抑制。

2020

中国卢秀娴 等

国内各地DuCV阳性病料组织全基因组分析,发现大部分(26/30)与德国毒株处于同一进化分支,属基因1型;其余的与中国台湾毒株属于同一进化分支,属基因2型。

四、存在的问题

       目前DuCV仅在病毒流行病学调查、诊断方法建立、分子生物学基因分析、亚单位蛋白和感染动物组织病理学研究层面,没有可行的体外增殖培养方法,不能在实验室完成病毒的分离鉴定、动物发病模型建立等工作,可以说对该病毒特征的研究并不深入。

       综合收集样品情况,发现阳性样品大多来源于生产不稳定鸭群,通常表现为长得慢、个头小、脱毛等临床症状。肉鸭群多发生浆膜炎且难以治疗,部分种鸭群轻微掉蛋、采食量降低。许多发病群体呈混合感染状态,常与鸭呼肠孤病毒、细小病毒混感,或与鸭疫里默杆菌混感等;近年来,本实验室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,鸭圆环病毒在全国多个地区均有极高的感染率,常因临床症状不明显而被忽视,从而增加鸭群与其他病原发生多重感染的机会,加重病情和造成损失。

五、综合防控措施

       该病最大的损失在于其不明显的临床表现(感染后鸭群处于亚健康状态)和可能导致的其它病原并发/继发感染,这些都极大影响鸭场生产效益。由于DuCV病毒尚未能够分离,暂无疫苗和特效的治疗药物。国内有单位采用携带DuCV基因片段的基因工程乳酸菌制成口服剂,希望通过口服方式,使得乳酸菌定殖于肠道,表达病毒亚单位蛋白,从而刺激机体产生黏膜免疫。该法在鸭场应用过程中褒贬不一,确切效果还有待验证。

       DuCV本身并没有太强致病性,规模化种鸭场既要借鉴种鸡场白血病防控中的“疫病净化思维”,加强引种时病原检测,淘汰阳性个体,也要借鉴猪场非洲猪瘟防控的“生物安全思维”,使用一切手段阻止病毒进入场内。散养鸭场要有“中医思维”,从提升鸭群健康度上多下功夫,根据地理位置、昼夜晨昏、四季轮转的环境和气候特点,结合鸭群体况,辩证性地使用银翘散、荆防败毒散、藿香正气散、玉屏风散、参苓白术散、扶正解毒散等中药方剂焖煮后拌料投喂,使鸭群机体“正气存内”(增强免疫力),“邪不可干”(提升抗病力)。